就业抑或是升学?一流本科教育目的之审思

摘 要

近日,据四川大学新闻网报道,四川大学将通过3到5年努力争取让2/3的川大本科生都能继续深造,并让深造率成为考核学工、考核教学、考核学院的重要指标之一。此新闻一出,引起了...

 

近日,据四川大学新闻网报道,四川大学将通过3到5年努力争取让2/3的川大本科生都能继续深造,并让深造率成为考核学工、考核教学、考核学院的重要指标之一。此新闻一出,引起了较为广泛的关注,讨论的焦点在于大学本科教育是什么,是升学教育、就业教育还是创业教育?笔者对中美英三国若干所一流大学本科生深造率进行梳理比较后发现,英美顶尖研究型大学的本科生深造率远低于国内高校。以2019年度为统计口径,耶鲁大学本科生深造率为17.4%、麻省理工为41%、剑桥大学为32%、牛津大学为30%,而同期国内一流大学境内外深造率北京大学为74.49%、清华大学为78.3%、复旦大学为69.22%、浙江大学为60.3%、南京大学为62.32%、中国科大为74%、上海交大为67.29%。此外2019年度哈佛大学本科生深造率仅为16%。

通过简单的数据对比我们可以发现,我国一流研究型大学的本科生深造率远高于英美顶尖大学。如果说以哈佛、牛津和剑桥等为代表的英美学校可以称之为世界顶尖大学,其提供的本科教育也可称之为一流本科教育。那么,在“双一流”建设背景下,就难免产生诸多疑问,一流本科教育究竟是什么,其目的何在?在全面加快推进世界一流大学与一流学科建设新阶段,一流本科教育是否可以简单对标英美顶尖大学?如何在国际视野与中国经验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首先,一流本科教育是什么?当前国内外对这个问题有着非常广泛的讨论。从国内来看,随着“双一流”建设的持续推进,特别是政府部门强调要有一流本科教育以来,国内对此展开了深入的讨论。主流观点认为一流本科教育是一流大学的重要基础和基本特征,没有一流本科教育就不可能建成一流大学。而国外,特别是英美并没有一流本科教育的概念,但也有不少人提出了关于一流大学教育的观点。诸如哈佛大学前校长列文关于一流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教育的某些观点多少可以反映世界一流大学,特别是美国顶尖大学本科教育的某些特征。列文提到,毫无疑问,世界一流大学必须培养学生具备独立和批判性思维的能力。同样,阿特巴赫等人也认为,培养竞争力和不受约束的科学探索精神、营造学术自由氛围、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能力和创新创造能力在这一过程中非常重要。基于此,一流本科教育的目标是为研究生教育输送大量优质生源?还是培养在就业市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就业者?或是培养具备自主创业能力的创业者?基于我国国情来看,一流本科教育不仅是一流大学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还要为实现一流大学建设目标培养大批具有创新能力的研究生优质生源。因为对于一流大学建设来说,如果缺乏优质研究生生源,就不可能培养出具有创造力和科研产出能力的科技创新人才,那么一流大学建设也将缺乏源头活水。

其次,一流本科教育建设是否可以简单对标英美顶尖大学?我国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主动以英美等高等教育发达国家或地区顶尖大学为对标是一种有效的方法。通过对标可以正视发展差距,肯定发展成就,汲取其发展的成功经验并规避其发展的教训。但在此过程中要避免唯英美大学发展经验是举的倾向。不同国家在政治经济制度、文化习惯和民众心理、国家发展阶段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因此对于教育的需求、态度同样也存在较大差异。以经济发展阶段来说,我国仍处于从资源、劳动力要素投入为主向创新驱动转型的发展过程中,还未完全实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任务,还未建立起完备的现代工业体系。因此,较之英美等经济和工业现代化国家,我们还需要培养大批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高层次人才,因此一流本科教育的使命之一就是要为研究生教育输送大量优质生源。此外,美国除一流研究型大学之外,仅开展四年制本科教育的文理学院同样也能为研究生教育培养大量优秀生源,而在我国的高等教育体系里,实际上是缺乏这样的优质研究生生源供给的。因此,我们的一流本科教育建设不能简单对标英美经验。

最后,如何在国际视野与中国经验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在讨论一流本科教育办学这一话题时,我们可以引出另外一个重要话题,即如何在国际视野与中国经验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如果我们简单对标和参照英美顶尖大学的做法,那么无异于南辕北辙,因为世界顶尖大学并不强调本科生深造率,而且其本科生深造率事实上也并不高。且我国和英美国家在高等教育发展阶段及结构、社会文化习惯和民众心理、经济及工业发展现状等方面均存在着巨大的差异。较之英美顶尖大学,我国一流研究型大学除了需要培养具有原创能力的研究型人才外,还担负着为研究生教育培养大批具有扎实基础知识、较有研究潜力并愿意为科学研究做出贡献的优秀生源。因此,在制定一流本科教育建设相关政策时,就需要在国际视野与中国经验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要充分吸收借鉴欧美顶尖大学在一流本科教育培养上的成功经验,诸如注重对本科生批判性思维的训练,注重对本科生跨学科知识结构的形成,注重对本科生综合能力与道德品质的养成等。与此同时,还要根据中国具体国情,制定相关政策,有针对性地鼓励和促成更多优秀本科生积极报考研究生,通过高质量的研究生教育将其培养成为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各类拔尖创新人才。

(作者单位:浙江大学教育学院)

《中国教育报》2019年11月11日第5版 



  • 191
    A+
发布日期:2019-11-11 09:53:25 所属分类: 国内新闻

上一篇:师范教育依何而存


下一篇:在线教育指导意见发布:在线教育走向“口碑竞争”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