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边涉黄诱导充值 手游“野蛮生长”隐患多

摘 要

资料图:各路阴阳师角色齐聚上海联机打游戏。(图文无关)张亨伟 摄 玩家低龄化遭遇弱监管 玩家低龄化,未成年玩家群体庞大,是手游行业无法回避的话题。虽然低龄化并不完全...

 

资料图:各路阴阳师角色齐聚上海联机打游戏。(图文无关)张亨伟 摄

资料图:各路阴阳师角色齐聚上海联机打游戏。(图文无关)张亨伟 摄

  玩家低龄化遭遇弱监管

  玩家低龄化,未成年玩家群体庞大,是手游行业无法回避的话题。虽然低龄化并不完全意味着负面,但庞大的未成年人玩家可能会遇到手游中出现的涉黄涉毒、诱导消费、侵害隐私等问题。

  以《王者荣耀》为例,根据第三方极光大数据《王者荣耀研究报告》显示,该游戏14岁以下用户占比3.5%,15-19岁用户占比22.2%。据此计算,14岁以下未成年玩家人数为700万,如果算上14岁到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群体超过1000万。这个数字,虽然在我国未成年人整体中的占比不高,但体量已经十分庞大。

  记者走访发现,随机在一个小学班级上,一半孩子在玩的情况不在少数。“下课10分钟,宁可不上厕所也要开一把王者荣耀”“一天玩8个小时,手机充几次电都不够”等情况比比皆是。

  玩家低龄化正在深刻影响着手游市场。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执行会长鲁晓昆说,人口规模达一亿多的“00后”正陆续接入移动网络。从游戏产业发展来看,他们的到来,将给移动游戏带来新机遇,他们对游戏的选择将影响移动游戏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游戏开发者必然会针对他们的偏好和习惯设计开发新的游戏。

  虽然低龄化并不完全意味着负面,但事实证明,庞大的未成年人玩家,可能会遇到手游中出现的涉黄涉毒、诱导消费、侵害隐私等问题。在大多数监管手段失灵的环境中,这样的威胁让人颇为担忧。

  以前,如果孩子贪玩去网吧、游戏厅甚至逃课,学校会告诉家长,家长可以通过不给零花钱等方式规避限制,或者可以疏堵结合,在家里购置电脑引导孩子放松娱乐。同时,政府也会对网吧、游戏厅进行监管,对允许18岁以下孩子玩游戏的单位处以重罚。

  但移动互联网游戏让传统的政府、家庭、社会综合监管机制失灵了。“不出课堂也能‘逃课’,上课也可以玩。要不是在孩子手机里发现了游戏安装包,我都不知道他在玩。”一位教师说,为应付家长检查,有的孩子甚至一回家就把游戏卸载,出门再装上,安装全程不用一分钟。记者发现,由于没有合适的监管手段,游戏的负面效应出现扩散,本应发挥作用的“围栏”出现了漏洞,愤怒的“公牛”可能对未成年人造成误伤。

  今年5月1日,文化部印发的《规范网络游戏运营》的通知开始实施,提倡给未成年用户消费设限,并限定其游戏时间,屏蔽不适宜他们的场景和功能等。尽管如此,业内人士和家长反映,游戏防沉迷措施效果有限。

  广州一位学生家长反映,不少游戏并没有开启实名制认证,不提交信息也可以玩。即便是需要通过微信等认证进入的游戏,不少孩子通过家长的手机微信登录游戏,或者干脆利用家长的身份实名开户,导致即便开启实名制验证也漏洞百出,拦不住未成年人。

  “对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游戏而言,如果不加强管理,移动互联网就像给‘武器库’开了无数个门,谁都可以取用枪支。我们不能对未成年人的自控力有过高的幻想。”一位游戏业内人士说。

  齐抓共管有待进一步加强

  业内人士和专家学者指出,移动社交游戏发展至今已经形成复杂的社会问题,仅仅指责游戏运营方或某一方难以治本。当前最需要的是,完善可操作的制度设计,提高有效监管能力,实现多方共建共治。

  “今天是王者荣耀,明天还可能出现李者荣耀、张者荣耀。”“当某一款游戏出现极端案例后,采取关闭整顿的措施只能治标,不解决根本问题。”一些游戏业内人士认为,现在需要在完善标准等方面进行明确的界定:怎样的游戏禁止向未成年人开放,游戏中偶有涉及的历史文化元素能否改编、戏说?只有当标准、规制明确之后,监管才有可能实现,游戏开发设计者也会更加自律。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新事物的发展远远快于监管和立法的进展,政府部门疲于应付各类新事物带来的冲击,被动做出反应。业内人士表示,当前在法律监督方面,无论是监管部门,还是行业厂商都做得不够,“谁牵头”“如何管”“怎么罚”等难题都持续困扰着行业。“游戏中出现了问题,但民不举官不究,这样的困难不能一直持续下去。”一位文化市场监管工作人员说。



  • 158
    A+
发布日期:2019-12-19 22:10:59 所属分类: 基础教育

上一篇:“空中F1”开赛 高三少年破全国无人机竞速纪录


下一篇:4岁孩子烈日下徒步19公里 “吃苦旅行”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