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的郁闷和烦恼有谁会知道

摘 要

在所有倾诉人中,胡西蒙是年龄最小的。在他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曾经有一次离家出走的经历。他先从这次经历讲起了。 离家出走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在我们厂的子弟中学上课。...

 

  在所有倾诉人中,胡西蒙是年龄最小的。在他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曾经有一次离家出走的经历。他先从这次经历讲起了。

  离家出走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在我们厂的子弟中学上课。在班上我的成绩不算最好,也不算最差。那时候厂里的孩子流行去汝州市上中学,那的教学质量比子弟中学好。班里好几个同学都转走了。我很羡慕他们,我对爸爸说也想去汝州市上中学。我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新学校。

  转学后需要住校,一个星期才能回家一次。刚开始我很想家,毕竟长到13岁我从没有离开过家,在厂里上幼儿园,小学,我的活动范围很有限。对家人的思念折磨了我一段时间,等这件事稍稍缓解,我又必须面临和室友如何相处的问题。我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不爱交际。我希望待在一个角落里,不被人发现,默默地上学。可是我的室友偏偏注意到了我,不打算让我过轻闲日子。

  他们中间有的出于好奇想接近我,有的却不是怀着善意的。冲突不可避免,我和两个室友结下了很深的矛盾,争吵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幻想用拳头解决。但是强龙难压地头蛇,我没有打过他们,败下阵来。这时候到了学期末,寝室里敌意四伏,我不能再在学校住下去。我搬了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当然我在外面租房子的事不敢让父母知道。房东对我很好,一个月只收我40元,我大概是他最小的房客了。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很快让父母知道了。结果可想而知,父母又惊异又愤怒。惊异的是我才不过13岁,却敢租房子住,愤怒的是我敢于瞒着他们这样做,还不知道我瞒了他们别的事没有。

  在一天晚上,爸爸把我揪回家,打了我,让我跪下。我在他的棍棒下跪下了,但是我心里不服,我眼睛里燃烧着不屈的怒火,如果他仔细看应该能看到。但是他光顾着发泄愤怒,没有看到。最后他累了,上床睡了。

  那是个漫长的晚上,我刚挨过打,毫无睡意。爸爸只是累了,随着黎明的到来,他会醒来,看到我,他还会修理我,这次他不会轻易饶了我的。但是如果他见不到我了,也许他就不会那么冲动了。突然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潜进姐姐的房间,拿了她300块钱,悄悄走出家门,这时候天还没亮。爸爸一定睡得正香,不知道他梦到我没有。

  我坐第一班长途车到了洛阳,在那里买了去广州的火车票。

  广东在我看来是一个遥远的地方,我立志从父母眼中彻底消失,我选择了广东。

  我下了火车,当我独自从广州火车站宽阔的广场走过的时候,心中很茫然。广州真热,人真多。我隔一会儿就去摸摸兜里的钱,看还在不在。听说火车站小偷多,在找到工作前,一定要藏好这些钱,虽然所剩不多,要是剩下这些钱被偷了去,那就得要饭了。

  一辆去深圳的汽车停在了我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深圳”这两个字非常吸引我,我买票上了车。车停在了宝安汽车站,我下了车,这就是深圳吗?比我想象中还要繁华不知多少倍,繁华得让我头晕。这里没一个人认识我,也没人管我,我从没这么自由过,可也头一次尝到了孤独的滋味。我在汽车站附近转了会儿,吃了饭,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晚上我在哪儿睡。

  我又回到了汽车站,在候车厅里有一些长椅,可以躺在上面睡觉。我在广东的第一个晚上是在宝安汽车站度过的。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争吵声吵醒了,两个人在争执,说的是当地话,我听不懂,我这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我没有躺在家里的床上,而是在遥远的广东,在深圳的宝安汽车站的候车厅里。

  我必须马上找到工作,兜里只剩下2块钱,生存的问题一下摆在我面前,空前严峻。吃什么?住哪儿?我只有13岁,这本不是我该操心的事,但是现在我离家出走了,没人知道我在这儿,没人管我,我不得不管自己了。

  我在背街的墙上找到一些招工启事,按照上面写的电话号码打电话,花去了剩下的2元钱。没有结果,别人一听我只有13岁,马上就拒绝了。

  一天很快过去了,没有找到工作。我在宝安汽车站又睡了一晚上,是饥肠辘辘睡着的,那天我没有吃饭。

  第二天我又上街去,看能不能找到点活干,没有报酬也行,只要能给我饭吃。实在饿得不行就喝在洛阳买的水。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兜里没有一分钱,只有13岁,挣到钱的希望不大,这就是那时我的状况。眼看就去要饭了。

  我把她称为“她”吧。虽然她救了我,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那会儿我大概是饿晕了吧,竟没有问她叫什么。



  • 107
    A+
发布日期:2019-11-10 16:06:16 所属分类: 学生励志

上一篇: 80后时代刻下的心理问号


下一篇: 小小年纪偷食禁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