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小学校长:用自己的青春,改变山里娃的命运

摘 要

在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伏牛山区,有这样一位普通的小学校长,为了一句庄严的承诺,他坚守大山深处,只为干好一件事:改变山里娃命运,点燃深山孩子希望。 他叫张玉滚,一个...

 

在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伏牛山区,有这样一位普通的小学校长,为了一句庄严的承诺,他坚守大山深处,只为干好一件事:改变山里娃命运,点燃深山孩子希望。


80后小学校长:用自己的青春,改变山里娃的命运


他叫张玉滚,一个80后小学校长,扎根黑虎庙小学17年,先后教过500多名孩子,培养出16名大学生。当地人把他的事迹编成歌曲传唱,感动了无数人。


8月31日下午,在教育部九楼会议室,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把“全国教书育人楷模”这块金光闪闪的匾牌递到他手上,并与他亲切握手,合影留念。


“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黑虎庙小学现在变化可大了!”张玉滚在电话里兴奋极了。


9月2日,翻越尖顶山,记者来到黑虎庙小学时已近中午,远远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以及门口“树百年报国志 做世纪栋梁才”十二个大字。走进校门,二层教学楼是新粉刷的,教学楼西边的两间房是学生餐厅……这与之前记者看到的黑虎庙小学判若两样。


一句承诺


黑虎庙村是镇平县北部深山区的一个行政村。从地图上看,这里距离县城70多公里,不算太远。然而海拔1600多米的尖顶山仅“Z”字形的急转弯就有58个。


以前,要想走出大山,黑虎庙人得沿着山脊上的羊肠小道,翻过尖顶山,再穿过险峻难行的八里坡。黑虎庙村1300多人,下辖13个自然村,零星分布在方圆十几公里的带状山坳里。学校虽说在村中央,但住得远的学生来学校就得步行3小时。一座破旧的两层教学楼,一栋两层的宿舍,三间平房,就是这个学校的全部家当。


走出大山,改变命运,过上好日子是山里人世世代代的梦想。而这一切必须从教育开始。


2001年8月,眼瞅着开学在即,老校长吴龙奇把手里的教师拨拉几个来回,加上返聘的,还有两个班开学没老师。学校偏僻,没人愿意来,这十里八村还有谁能救急?吴龙奇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人——自己教过的学生张玉滚,7月份刚从南阳第二师范学校毕业。“这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师范生呢。”他高兴得直拍大腿。


在外上了3年学,老实巴交的张玉滚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出去闯一闯,好歹干个啥,总比窝在大山里受穷强。那时候张玉滚正准备南下。可耐不住老校长软磨硬泡,张玉滚跟着吴龙奇走进自己当年上课的教室,映入眼帘的依然是“破桌子,破水泥台子,里面坐着十来个土孩子”。


看着孩子们清澈无邪、渴望知识的眼神,那不正是自己小时候的模样吗?难道就因为没有老师,让他们小小年纪就失学吗?张玉滚鼻子一酸。


“老师,啥也不说了,我不走了。”就这样,21岁的张玉滚成了一名每月拿30元补助,年底再分100斤粮食的民办教师。


一根扁担


在张玉滚住的宿舍里,记者见到一根磨得溜光的扁担,两米长,黝黑发亮。黑虎庙小学的老教师说,这根扁担不寻常,老校长用它挑了几十年。后来,老校长挑不动了,张玉滚接着挑。


挑书本教材、学具教具,挑油盐酱醋、蔬菜大米。身高只有1.60米的张玉滚,肩不离担,担不离肩,风里来雨里去,冬天一身雪,夏天一身汗。


有年冬天特别冷。山里潮气大,遇冷成冰,本来就难走的八里坡,更加湿滑难行。眼看就要开学了,孩子们的书本还在高丘镇。


正月初十凌晨3点多,张玉滚和另一名老师路喜安扛着扁担就出发了。揣几个凉馍,一步一滑,直到中午才赶到镇上。向路边人家讨热水吃了凉馍,他俩又赶紧挑着几十公斤重的教材、作业本往回走。


一路紧赶慢赶,晚上10点多,两人才走到尖顶山顶。汗水在眉间结成了冰碴,肩膀早已磨肿,脚上水泡连水泡,每走一步都疼得钻心。天黑看不清路,他俩实在走不动了,就找了个山洞,用油毡把书本包起来,小心翼翼放好,背靠背取暖坐了大半夜。第二天一早就往回走,等到了学校,两人几乎成了“泥人”,书本却被裹得严严实实,打开来干干净净,连一点褶皱都没有。


从2001年到2006年,5年间,靠着一根扁担,踩着老校长的脚窝窝,张玉滚为孩子们挑来学习生活用品,也挑起孩子们的希望。


2006年,通往黑虎庙的公路修好了,山里人的出行方式终于有了改变。张玉滚省吃俭用置办了一辆摩托车。此后,他去镇上给学校买米买菜拉教材,再也不用肩挑背扛了。


老扁担谢幕,小摩托登场。老扁担上凝结的一代代山区教师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扁担精神”,继续在小摩托上传承发扬。




  • 102
    A+
发布日期:2019-12-20 10:00:04 所属分类: 政策法规

上一篇:珍惜青春时光:努力钻研,持之以恒


下一篇:沉寂已久的101教育,其实一直很活跃